【南粤参考】历史文化街区的“涅槃重生”之路——新加坡克拉码头改造经验参考

发布时间:2020-12-11来源: 筑梦师

  历史文化街区的兴盛来源于旅游业与商业的跨界融合。将繁荣向上并具有体验感的旅游业和带有生命力的商业跨界融合,历史文化街区才能受本地市民喜爱、受业界青睐。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历史文化街区,但成功打造的历史文化街区却少之又少,这是为什么?成功打造历史文化街区,需要什么样的基础条件和操作模式?今天以“新加坡克拉码头”为例进行探讨。

01

新加坡克拉码头简介

  克拉码头位居新加坡的中心区位,坐落在新加坡河畔,总占地50多亩,曾是海上商贸货运交易之地,由五座拥有超过60间仓库和店屋的彩色建筑所组成,这五座建筑都保有其19世纪的原貌,显现出当年码头、仓库历经沧桑的内涵。

改造前

改造后

  作为新加坡城市发展的重要历史街区,克拉码头在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由凯德置地耗资8500万新币进行保护性改造开发。如今,已实现了当初将其打造成为“新加坡首要的餐饮娱乐生活景点”的愿景,它是如何打造的呢?

02

新加坡克拉码头的打造

「 传统与现代相结合」

  克拉码头的再造开发在原貌修复保护旧建筑的同时,充分根据现代城市的需求对建筑空间外部色彩、灯光、景观,进行了现代创意设计,呈现出传统与现代的对话和协调融合。

  既对旧有建筑实现完整保护,不会造成破坏;又能通过现代技术景观的创意设计,让旧建筑焕发出新风采,与现代景观充分融合、映衬、协调,营造出适合现代城市风貌的独特氛围空间。

  老仓库建筑砖瓦材料与玻璃(配合以大面积的钢框架)、塑料顶棚等,如此突兀的材质的强烈对比,正是克拉码头乐于呈现的一种现代与传统的碰撞。而追求时尚、展现个性的特质,也在这群建筑中给自己写下了最完美的诠释。

  「 巧用建筑色彩」

  建筑色彩和建筑本身二者,是互相依存的。如果没有建筑,色彩就没有依托;而没了色彩,建筑就少了增饰。建筑本身是离不开色彩的,因而色彩就成为表达建筑心情最直接的方式。

  在普遍的商业建筑应用中,建筑物的墙体都强调运用过渡色,以淡雅色彩为主。而克拉码头则反其道而行之,用色极尽大胆,暖红色的墙体,配以草绿色的门窗;粉色和天蓝色交织的墙面,乍一看,还以为来到了迪斯尼乐园,而充满童趣和活悦的感觉。

  不同的区域也顺应着不同的颜色而区分开来,这些美丽却不张扬的颜色不仅将克拉码头装点得美轮美奂,而且它们也犹如夜晚从餐厅或酒吧内飘出的活力动感的音符一样,将这里的休闲氛围渲染得更加浓郁。而商业的识别性,也在这富有强烈视觉冲击力的鲜艳色彩中得到了最大的展现。

  「 光与电精彩互动」

  克拉码头改造的最大创意,在于对现代光电可以的设计应用之中。五彩缤纷、变幻多姿的彩光照明技术,真正让克拉码头的夜晚“越夜越美丽”。五栋建筑构成的建筑群在各色灯光的照射下,五彩缤纷,即使稍有距离,也会在这灯光的指引下,成为人们的视线的聚焦点。

  克拉码头的天棚是它的一大特色,绵延不绝的排布几乎覆盖了整个码头区域,来为气候多变的新加坡遮风挡雨。白天的顶棚,通透无奇;而一到夜晚,它也开始绽放出迷人的魔力,随着节奏,变幻出不同的色彩,极具风情。人类与生俱来便拥有“向光性”,克拉码头的商业地标效应在这灯光的映衬下,即刻间得到展示。加之原本就透视的玻璃幕墙内映衬出的点点星光,休闲氛围在克拉码头发挥得淋漓尽致。

  「旅游节能环保的设计」

  新加坡向来重视环境保护,市容清洁,景色优美,被誉为“花园城市”。由于特定的地理环境,新加坡一年四季炎热、多雨气候。因此,在克拉码头开发中,充分运用现代环保科技的创新,实现对微环境的改造。

 扇风系统

  克拉码头最成功的便是对于自然风的导入,运行“文丘里效应”,即当空气从一个比较广大的空间流向比较狭窄的端口时,产生的吸风作用使空气流动自然加速。面朝河流的克拉码头便是通过对于此原理的合理运用,加之每个顶棚都装有的风扇装置,使得风在行进中到达克拉码头就自然加速,促进街道上空气的流通,既达到生理上的凉爽感觉,也有效地起到了节能的作用。

  “水立方”天棚

  码头天棚材料选择了可再循环利用的ETFE膜,这也是“水立方”的膜结构使用材料,这造型独特的膜制遮阳设施,像一把把巨大透明的遮阳伞,把建筑、步行街、行道树全部遮盖,起到了遮阳、挡雨的作用。如此巨大的透明“帐篷”引入自然光线,让街道保持自然风貌,又使码头的休闲商业活动不受气候的影响。

 降温“喷水池”

  克拉码头喷水池内的水全部来自于地下,温度保持在16摄氏度,当河面的风吹拂而来,码头的温度会瞬间下降。创造这舒爽宜人的28摄氏度恒温,秘诀便在于此。克拉码头摒弃了将产生巨大能耗的露天空调降温,采用了被动式环境控制法,在尽可能降低运行能耗的条件下,创造出适宜的室内外物理环境,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新加坡人的“环保心”。

 美食的集聚

  曾经的克拉码头,秉承着传统业态配置特点,着重于零售购物,辅以餐饮、娱乐,缺乏的商业特色。2006年开始的二次改造不仅仅是对于建筑外观的改造,更是对于业态的一次大调整,将原本所占比重最大的零售购物这颗大树几乎全部“砍除”,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餐饮和娱乐项目。

  在娱乐部分,克拉码头除了成功引入了伦敦Ministry ofSound,这一世界级的娱乐场所,还引进其它几个国际时尚娱乐品牌,同时还利用周边绿化区引入G-max蹦极跳等极限娱乐项目。事实也验证了这一策略的可行,开业伊始,便轻松吸引了众多年轻人的目光,国内外顾客纷至沓来。

  而餐饮部分,克拉码头的餐饮其实更像是一个世界餐饮的集聚地,有瑞士料理、波斯料理、日本料理、中华料理、古巴料理、印尼料理,不定时地还会举办德国啤酒节等风格各异的活动来吸引人们的驻足。

  “餐饮45%、娱乐20%、酒吧20%、零售4%、加之少量办公”构成了如今的克拉码头。可以说它极富创意的改造成就了如今这一堪称经典的商业作品,使其跃然成为了新加坡最顶尖的餐饮娱乐休闲广场。

03

对历史街区开发的借鉴

  克拉码头的成功带给我们关于国内历史街区开发的思考和启发,也带来了我们更多的借鉴。

  「 保护开发的理念要创新」

  对历史街区、古城镇保护开发的理念要创新,要充分理解历史传统街区建筑等对于现代城市发展的价值作用,进行历史街区的保护开发是为了更好的推动城市向现代化发展,纯古的东西要保护好,同时也要利用好。要“以古带今”,利用历史街区的文化内涵,吸引带动现代城市发展。在此宗旨之上,任何创意设计都不为过,但不能不顾及现代城市、现代生活、现代消费模式的变化,一味的强调古、建成一片假古董。

  「不能只重建设形象,不重视持续运营」

  历史街区开发模式不能只重建设形象,不重视持续运营。现在国内大多历史街区和古城古镇主要由政府主导进行开发,开发中重视形式大于经营、或者疏于后期的管理,导致古城镇很难有持续发展。

  而克拉码头的改造开发是持续的,从1960年代开始,就在不断的根据城市发展、内部经营状况进行持续的开发调整。不仅五年一次对老建筑外观进行修缮、刷漆;还会对内部经营业态结合市场消费需求变化进行调整。只有这样,才保证了克拉码头持续几十年不变的吸引力。

  「要整合资源,打造国际品质」

  要能够整合国际资源、打造国际品质;才能实现国际营销、吸引国际消费。克拉码头的设计团队、内部业态核心旗舰店都是国际知名品牌机构。一方面国际团队保证了项目的特色、标志、和品质;另一方面是他们带来了国际化的市场客群。

  同时通过市场客群的宣传效应,实现了项目的国际营销和知名度。而国内历史街区和古城镇开发,对国际资源整合能力更弱,导致真正持续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成功项目极少。

  「注重现代科技的应用与“以人为本”人性化设计」

  要注重现代科技的应用与“以人为本”人性化设计,国内历史街区与古城镇开发过度求古,不敢在技术或者形式上进行创新,尤其是对现代科技的应用,认为是对古城镇形象的破坏和不协调。对人性化的细节设计就更加缺乏。

  克拉码头的成功给与我们很好的借鉴,现代科技不仅没有影响、破坏古城镇形象,而且极大地提升了古城镇氛围和舒适度,让历史街区更具魅力特色。

  「把握历史街区开发的三大关键环节和阶段」

  要把握历史街区开发的三大关键环节和阶段,一是建筑空间复建创新,打造独具文化内涵和形象特色的建筑,如克拉码头老仓库建筑与滨河“莲叶伞”、街顶“水立方”等形成了克拉码头独有的形象标志。

  二是开发经营业态的复活经营,构建具有独特吸引力和生命力的业态组合。“餐饮45%、娱乐20%、酒吧20%、零售4%,加之少量办公”成为今天克拉码头最适合的经营业态组合。

  三是通过历史街区项目开发带动周边城区整体发展。克拉码头区区五十亩地的开发,已经带动了周边方圆3平方公里的整体发展。对比国内历史街区的开发发展,在远期带动发展战略方面,很多项目都考虑极少。

  历史街区的成功开发要考虑到很多因素,除了要讲究开发理念、建设形象、持续运营、整合资源、“以人为本”的个性化设计等方面,还要考虑项目的所处位置,业态内容的丰富性以及潮流性,项目承载的城市文化以及其功能的多样性,商业模式设计是否科学合理,甚至是团队是否专业等等,只有考虑全面,项目开发才更加有可能成功。

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集团简介
领导致辞
组织架构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集团动态
媒体聚焦
成员动态
企业视频
党的建设
思想引领
工作动态
群团建设
南粤视角
政策法规
南粤参考
行业趋势
业务布局
产业基金
股权投资
城乡发展
综合服务
合作伙伴
金融类
产业类
智库类
加入我们
招贤纳士
联系信息
留言反馈